龙井问雪茶-杭州考勤机网,考勤机厂家直销,考勤机批发,刷卡考勤机,指纹考勤机,虹膜考勤机,人脸考勤机,指静脉考勤机,拍照考勤机,云考勤机,语音考勤机,广域网考勤机,无线WIFI考勤机 
在线客服
 杭州考勤机网,考勤机厂家直销,考勤机批发,刷卡考勤机,指纹考勤机,虹膜考勤机,人脸考勤机,指静脉考勤机,拍照考勤机,云考勤机,语音考勤机,广域网考勤机,无线WIFI考勤机
龙井问雪茶 2018-01-29点击次数:4089

BGM: 瓦格纳 “罗恩格林”第一幕前奏曲


同事摄影分享,1月28日午后至傍晚拍摄于杭州龙井村、十里琅珰及龙井路一带。






日暮苍山远



天寒白屋贫



柴门闻犬吠


风雪夜归人



踏雪寻梅,
轻拈时光,
一半惆怅,
一半清欢。
千山暮雪,
只为你来。
风雪夜归人,
与美,
也不过一杯酒的距离。




龙井问雪茶,西子展白纱。
不敢高声语,恐惊绵中花。
















窗外一幢幢的房子都是白雪盖顶;屋檐下、篱笆上都累累地挂满了钟乳石似的冰雪;院子里像石笋似站了很多雪柱,雪里藏的是什么东西,我们却看不出来。大树小树四面八方地伸出白色的手臂,指向天空;本来是墙壁和篱笆的地方,形状更是奇特,在昏暗的大地上,它们向左右延伸,如跳如跃,似乎一夜之间,大自然把田野风景重新设计过,好让人间的画师来临摹。



又一年寒雪裹霜枝,夜归人匆匆寻心事。不是我相思成疾,只怪你过分美丽。
又一遍浑墨涂山水,写书人字字说凉悲。不是我痴心绝对,自你后再无是非。
又一首嘶喉断肝肠,唱曲人声声砌荒唐。不是我入戏慌张,可风尘怎不情长。
又一池星河捧陈舟,披蓑人行行停复走。不是我深野无求,若人世当真如旧。
又一家老院浮青草,过路人步步痕迹潦。不是我感时难熬,从醉后没有今朝。
又一回急雨惊梦枕,守烛人颤颤不敢声。不是我多怀生冷,原你温柔却不肯。
又一人闲茶听小章,台上人侃侃故事忙。不是我习以为常,当初你是否一样。
又一生赤条无牵挂,俗世人恍恍成落花。不是我独爱佛家,满身污秽求菩萨。
又一世轮回再颠倒,可怜人岁岁再等老。不是我不能得道,是仙也望凡尘好。



大地冰冻,远处鸡啼狗吠;从各处农舍门口,不时传来叮叮劈柴的声音。空气稀薄干寒,只有比较纤细锋利的声音才能传入我们的耳朵,听来短促而悦耳地颤动。





去看你的时候,我不拍身上的灰尘,留着你拍几下,我才是风尘仆仆的诗人;去看你的时候,也可以是一个雪夜,有雪多好啊,风雪夜归人;去看你的时候,我一定带着微笑,能够温和微笑的,才是魅力的男人。



这个冬天有女朋友真好啊

可以给她买漂亮的帽子手套靴子大衣

可以在她冷到不行的时候特别man的把她拉进怀里

可以把她的手捧在手心里呼气

给她取暖她就会很开心

说不定还会给你一个吻

可以和她手拉手走在街头

也许真的可以就这么白头

可以把她背在背上感受她的体温和体重

可以和她一起喝热奶茶

并且抢走她的那一杯把自己的给她

可以看到她因为温度低脸被冻成红苹果的模样

可以和她打雪仗

可以看到她撒娇要你抱的赖皮样儿

可以揉乱她的头发

然后趁她不注意给她一个吻

可以在等车的时候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为对方捂耳朵

这个冬天有女朋友真好啊



留叶书中碎,漫看尘叶摇。风雪夜归人,寂寞晚林桥。





声音从地平线的远处传来,激越清亮,犹如钟声,冬天的空气清明,不像夏天那样有众多杂质阻碍,因此声音听来也不像夏天那样的毛糙而模糊。脚下的土地,铿锵有声,如叩坚硬的古木;一切乡村间平凡的声音,此刻听来都美妙悦耳;树上的冰条,互相撞击,其声琤琮,如流水,如妙乐。大气里面一点水分都没有,水蒸气不是干化,就是结成冰霜的了;空气十分稀薄而似有弹性,人呼吸其中,自觉心旷神怡。







你是天地远行客,我是风雪夜归人。 你是高山白梅,我是谷间青竹。






风萧瑟,寒彻骨,
彳亍独行。
风雪湮人路,
雪苍茫,覆万物,
漫漫乾坤。
风雪夜归处,
可有佳人对歌纵酒赏花途。






风雪夜归人,是心归处,身归处,更是情归处。




静待枝头披雪来
更以冬时加乳色
变姿雪态身加装
近处风雪夜归人






















在最冷和最凄惨的地方,最最温暖人心的善行犹自坚守阵地。寒风一吹,无孔不入,一切乌烟瘴气都一扫而光,凡是不能坚贞自守的,都无法抵御;因此凡是在寒冷最偏僻的地方(例如在高山之顶),我们所能看得见的东西,都值得我们尊敬,因为它们有一种坚强的纯朴的性格——一种清教徒式的坚韧。别的东西都寻求隐蔽保护去了,凡是能卓然独立于寒风之中者,一定是天地灵气之所钟,是自然界骨气的表现,和天神一般的勇敢坚毅。空气经过洗涤,呼吸进去特别有劲。空气的清明纯洁,甚至用眼睛都能看得出来;我们宁可整天待在户外,不到天黑不回家,我们希望朔风吹过光秃秃的大树一般的吹彻我们的身体,使我们更能适应寒冬的气候。我们希望藉此能从大自然借来一点纯洁坚定的力量,这种力量对于我们是一年四季都有用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奈何时光,深情却不留情。想来,大概就是这样。生命让我们懂得,也让我们遗憾。要做一个懂得的人,懂得之后的遗憾,是满足的遗憾。毕竟没有多少人能得一生挚爱,时光越长,怀念越深,爱越真。不管你是否相信,有情至终老,无情至蹉跎。愿你千帆过尽收心之时,能有人独守一方柴屋,静候你,风雪夜归。






还记得那个蓝衣的少年, 有双淡漠双眼。 谁知那青丝锁住的容颜, 为何紧锁眉间。 明知前路艰险 长白路远, 依然痴守无怨。 是谁心执挂念 风雪都寻遍, 又十年。
何人知那年还青涩的脸,从此不复笑颜。想知道青铜门内的十年,是否夜深难眠?过往浮生流年 消散指尖,尝尽世间深浅。曾那么多留恋,那么多变迁,在风雪间。
故人缅,是长白之巅 青铜门前的执念。又十年,是浮世万千 岁月一剪的祭奠。又想起那张脸想起那片天,想起曾经那誓言。唱那戏文百遍,愿那归人莫忘从前。






新年始才,喜得初雪。
晨光微熹,冬雨打向青松树。
外面人声喧闹,探出身去,便是漫天飞絮,一片大雪。
虽是严寒凌冽,但自然馈赠更凄美;
虽是年华已负,但风雪妩媚更似你。
风一更,雪一更。
待你归来,我们上街,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可以白了头。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星空映入雪白色。
春秋百花盛放再好,不抵我爱冬日大雪飘扬。






这里下了雪
而你在何方




一生问一人,自你之后再提不起爱恨。
绕指千万针,情针意线绣不成鸳鸯枕。
风雪夜归人,再问那人空余千里孤坟。
青丝万千根,结不成与你的锦绣缘份。
终究不敢问,而今你为谁洗手作汤羹。
诺言不可承,到最后你依旧作嫁他人。
桃李尽缤纷,而你不在尽处荒草丛生。
枯木尚逢春,而我白首空等画墓成坟。
锦书沁泪痕,记你那一句此话不当真。
夜漏已三更,多少年不见魂魄来入梦。
满城牧笛声,却再寻不到当年牧羊人。
山水有相逢,而我后来再未遇那一人。
浮生如一梦,数十载流年只不过一瞬。
轮回又一生,千年痴等换他来世缘分。
风雪再一程,却也终究留不住将别人。
城春草木深,而我守着荒芜等你开垦。
清明雨纷纷,再无那一把纸伞为我撑。






你不是风雪夜归人,你只是暮雨半程客,我只能放下。愿你每时每刻皆是良辰,无畏悲欢风霜, 愿你等得风雪夜归人。














一把瑶琴一长亭,一山霜雪一夜风。
一卷老书一残墨,一壶浊酒对孤灯。

一弯冷月一清影,一茎寒梅一锦筝。
一点归帆一孤客,一只孤雁一飘蓬。

一水苍茫一孤鸿,一山风雨一箫情,
一窗幽梦一帘影,一室寂寥泪朦胧。

一柄纨扇一流萤,一部新书一香茗。
一夜残笛一声漏,一方幽塘一浮萍。

一庭秋风一山黄,一地落花一夜霜。
一砚残墨一支笔,一腔热血伴灯凉。

一道残阳一云帆,一杯冷酒一花笺。
一声鸦啼一残梦,一身离愁度华年。

一山一水一云舟,一汀兰芷一沙鸥。
一行归雁一堤柳,一人独吟一山秋。

一抹斜月一小楼,一帘幽梦一泪眸。
一屏一键一杯酒,一词一话寄离愁。
















屋后密绿竹,雪来风雨挡。
大雪铺白毯,搓球打雪仗。






小时候的世界多简单,老爸的肩膀是世上最高的地方,老妈是能把一切安排妥当的大英雄。和小伙伴们比得最多的,就只是争谁跑得更快,谁得的奖状更多。战争只是和朋友们打打雪仗。经历过的最大痛苦,只是膝盖擦破了皮。“再见”也只是“明天见”而已。可你却迫不及待地想长大。




我爱冬,爱雪,因为它可以将任何人带回那个孩童的时代,哪怕是雪鬓霜鬟的老者也是沉浸在那孩童时代的回忆里。你若不信,去看,看那山上滑雪的、打雪仗的,他们没有心机,只有那满脸的笑容这才是最可爱的。












若酒味长浓,便小煮半壶。
邀旧友二三,就梅花一株。
看风也微醺,听雪落成曲。
笑暖春当归,饮闲情几许。

若流年可溯,愿逆流回顾。
应白日放歌,纵马赶日出。
当入江湖路,凭意气相护。
谁自是年少,韶华亦倾负。

冷酒偏淡,故人何处。
落梅成泥,落雪无声。
春归尚早,一片零落。

逝者如流,昼夜赶赴。
花有重开,人无再少。
如若有若,莫蹈旧路。














那沉静,在日子的一角开出一朵花,安然的风自拂,恬淡的雨自润,而心灵的月光,只是远远的,笼着一座城,笼着一段泛黄的故事,在时间的背后,在流年的前沿,酿了芬芳,酿了风雪夜归人的醉。






我最喜欢,门前的那一盏灯。风雪夜归人,照映来时路。






心有盼归人,不辞风雪夜。
















明月照我还也好,风雪夜归人也罢,只要你回来,这座城市就是我的故乡。




长夜风雪街,路灯照归人




街灯黄,大雪扬,寒雀枝间说恓惶。公车少,人影长,风雪夜归忙。
楼兀立,街空旷,可怜流浪人断肠。夜苍茫,家何方,今宵梦何乡!










冬日,愿你纯洁而坚定。

生活不止眼前风景,还有音乐、艺术、诗和远方,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Copyright (a) 200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9002345号-30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0705号